2015年06月01日

曾幾何時幸福流年少



情不知所起,一往而深,一路行來,看庭前花開花謝,來去未留一絲痕跡,謝謝你,曾經帶我看到天堂,讓我不至於容顏辭鏡之時無所思,無所憶..
夢中,煙霧濛濛,你的容顏乍見..於是,我再也睡不安穩,不顧如水涼夜伊利沙伯中學便起身伏筆於桌案前..
昨日的雨打濕了整個城市,不知你那裏是否安好..曾幾何時,我一直以為幸福是在拼命追逐的未來,後來才發現,最幸福的,莫過於你一直都在,可人這一生啊,總是幸福流年少,孤苦歲月多..
窗外剛剛抽出的嫩芽倔強的昂著頭顱,任憑風雨如何拍打也未見其有絲毫退讓與動搖,可她是否知曉再怎麼努力也抵不過歲月的滄桑,秋至之時,滿園黃花堆積,他不會顧忌你如何努力,他對誰都是平等的,因為那是既定的結局。所以,如果可以的話,能不能,不要為註定的悲劇而去選擇悲傷..
《心經》雲:”無掛礙故,無有恐怖,遠離顛倒夢想,一切隨緣,一生隨緣,方得自在。”可人這一生若無掛無怖,無嗔癡,無念想,那她來到這世上是為了什麼?心如止水麼?無所思無所求麼?《華嚴經》又有載:“一切眾生皆具如來智慧德相,但因妄想執著不能證得。”呵,那我願永受那所謂的輪回之苦,來換取一次又一次的久別重逢...
時光不老,我們不散。因為我不想走,所以我需要停留,懂麼?太近會自傷,太遠怕遺忘,要記得,不遠不近的距離,那個地方,有守著你的我..
時有勁風襲碧瓦,偶來孤鳥怨嚴枝。寒山雪落梅添豔,筆提才曉已無詩...
那滿身的悲與傷,我微笑著收藏,在悠遠的歲月裏試著遺忘..
  


Posted by 寂しい夜 at 11:29Comments(0)寶寶背巾